歡迎來到文案迷,我們是一家專注于廣告文案、廣告詞、廣告語的網站。

蒼穹之下 第七集:我們怎么辦?

2017年02月22日   相關:汽車污染 環保 柴靜ChaiJing
    這個是APEC期間我先生有一天早上帶我去小的時候他常去的地方,他父親在那里教會他滑冰、游泳、釣魚,冬天的時候他說他最喜歡看著冰紋一輪輪向遠去,一直到故宮的角樓,那是他感受到的這個古老的城市優雅之美,我們倆就看著這一幕那種心情特別像小孩,看著最后一顆糖,你不吃你知道它要化了,你吃你又就知道快沒有了,那種又甜蜜又憂愁又氣急敗壞的感覺。
 
  王躍思:我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我小的時候藍天白云,運河齊腰深的水能看見底下能抓魚。
  李昆生:我也是小時候在這兒長大的,我也知道我們小時候什么樣兒,站在長安街上能看見西山。
 
  唐孝炎:大氣干凈不是做不到,是完全做得到的,就看你下多大決心了。
  習近平:我希望并相信通過不懈的努力,APEC藍能夠保持下去。
 
  柴靜:回來之后我舊聞了一下中科院的專家,我說您能告訴我如果我們想要留住APEC藍的話,我們要付出多大代價嗎?他說我們必須比2013年減排這么多二氧化硫,這么多氮氧化物,和這么多PM2.5,簡單地說我們要減掉一半以上的污染物,才可能得到藍天。
 
  解振華:中國2030年的目標我給它定一個峰值,實際上就是一個倒逼機制,所以要走綠色低碳方向這條道。
  柴靜:大家會想說如果我為了環保會不會就真的犧牲掉了發展。
 
  解振華:這是你應該還的賬,你過去做錯了,你現在應該還,現在的現實問題還有就業,還有提高收入,那怎么辦,轉型么。
  柴靜:如果說在這個轉型當中可能意味著這個產業當中有一部分人會失去工作。
 
  解振華:中國的節能環保產業現在可能是一年的產值37000多億,吸納就業人口可能是3900多萬人,這也是一個產業。
  柴靜:但很多人還覺得說中國政府會不會還會繼續用投資來拉動來完成經濟增長值?
 
  解振華:要提高經濟增長值,它的路徑、途徑就是綠色、低碳、循環方案,倫敦煙霧事件,或者是洛杉磯(光化學煙霧)他們解決這問題六十年、七十年,它有經驗教訓,我們這個階段會大大的縮短。
 
  柴靜:之前我很擔心,北京還在擴張,它的汽車的量還在增加,它的污染能降低嗎,但是這是洛杉磯,一個跟北京非常像的地方,它也是三面環山,空氣擴散條件很不好,所以它曾經發生過大規模的光化學煙霧污染事件,你可以看看1950年,這是在好萊塢的商店當中賣的一種罐頭,里面裝著洛杉磯的空氣,它上面有一行標語,叫如果有恨的人你就買一罐送給他,你可以想象當時生活在其中人的感受和憤懣,但是從1970年以來,洛杉磯的車輛還在上升,上升了這么多,三倍,但它們排放呢,降低了百分之七十五,他們怎么做到的,我就去趟洛杉磯在那里觀察。
 
  我們現代是在洛杉磯圣莫妮卡的上空,再往前可以看到那一層煙霧,就是霧霾,那幾座高樓我們在好萊塢電影經常看到,但洛杉磯不是高樓大廈的城市,其實它的周圍全部一馬平川,都是這樣的平房區,這樣一個網狀結構決定了它是一個只有在車輪上才能運行的城市。
 
  洛杉磯這種攤大餅的城市規劃被認為是典型的失敗案例,它的公交系統也遠沒有有效地建立起來,造成車輛毫無約束的發展。
  一千七百多萬人差不多一千三百多萬輛車,都快人手一輛了,整個加州一天之內8.5億的行程,所有的燃料加起來足夠來回月球一千六百趟。
 
  那邊是啤酒廠,那邊有個大倉庫,像這個車就剛剛從長灘那個大港口運貨過來的,你看這個像擎天柱一樣的大家伙十八個輪子,大概有二十多米長,它的質量相當于一個坦克或是一個重型裝甲車。
  根據加州空氣資源部的估計,南加州空氣中71%的致癌物質都由柴油車產生,所以所有的柴油車都被要求按照DPF,這種顆粒過濾器相當于給車戴上口罩,可以過濾掉99%的顆粒物,這位司機是墨西哥人,開的是2005年的舊車,按要求要假裝DPF,但他沒有加,雖然車的尾氣是達標的,但還是要罰一千美金。
 
  柴靜:你為什么不假裝DPF?
  司機:沒錢。
 
  交警:他不是沒錢,就是要等到最后一分鐘。
  柴靜:他一個月的收入其實加起來,七七八八扣完了也就四千美金,那么現在一千美金其實這個單子還是挺大的,先生,你有幾個孩子?
 
  嘉賓:六個。
  柴靜:如果下次不裝會怎么樣?
 
  Ching-Chun Yang:罰單繼續開,你再置之不理就到車輛管理局,不讓你更新派炸,你不能更新牌照你就不能開車賺錢了。
  柴靜:為了治理污染,加州不得不指定最嚴格的新車機動車標準,環保部門有權力抽查任何新車,可以從用戶手中直接抽查十二萬英里之內的在用車,一旦廠家違規,要從出廠當天開始每一天罰兩萬五千美金,環保部門有權力要求車企召回全部問題車輛。
 
  Paul Jacobs:45%的人自愿配合還有45%的人不情愿,但不得不這么做,防止被抓,最后10%的人說來抓我吧,我絕塵而去,有本事來抓我。
 
  柴靜:這張罰單給我的印象特別深,回來之后我仔細看的時候我才發現,被處罰的是從中國運來的車,同樣是因為環保造假,但這次他們被逮住之后,罰了差不多四個億人民幣,其中兩個負責人還進了班房,全世界的人性都差不多,在美國你也處處可見那些想要逃脫懲罰或者想要挑釁法律的人,但是如果執法嚴格的話,是可以管住百分之九十的人,而如果不執法的話,就像北京市環保局說的那樣,我們百分之九十的車在全面造假。
 
  今年《大氣防治法》終于要修訂了,母親草案當中它賦予了中國的環保部門可以對假車進行召回跟處罰的權力,但是最早到9月份,它才能夠實施,那么在此之前,每一天夜里此時此刻這些大量的上百萬輛的卡車還在中國大地上奔馳,當中有多少這樣的“假”車,當中有多少還在排放這樣的顆粒物和污染,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在承受的。
 
  那么,在我們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防治法》還沒有退役之前,我們能不能夠使用它一次,我們能不能夠不要讓它以這樣的面目留在歷史當中。
 
  當年,美國要實行嚴格的標準的時候,美國的車企一樣哭哭啼啼,不答應,他們就天天告環保部門,然后不愿意改,就在這個時候,有外國的生產商說我能做到,聽到這句話之后美國車從地上一躍而起,立馬就跟上了,但是很可惜,他們也失去了半壁江山,我就問這個環保部門的人,那你們會不會有種壓力說你們在打壓民族汽車工業呢,他給我的回答是說環保不是負擔,而是創新,保護落后是沒有辦法創新的,政府的角色是制定好標準之后你要保證整個市場的公平競爭,競爭本身就會贏得市場。
 
  但是中國一個煤炭的消費量占百分之七十的國家在我們國家能源結構里面,我們怎么才能減掉煤呢,我們來看看倫敦的曲線,很多人都跟我講說倫敦要等了四十年、五十年才把污染治好,我們也得等這么久,但真的是這樣嗎,看看這兒,從他們開始治理污染的前十年,他們就把污染物降低了百分之八十,這是一個極大的改善,我們來看看倫敦是怎么做的。
 
  解說:倫敦大煙霧事件發生的時候,英國的能源結構中,將近百分之九十是煤炭,1953年,顆粒物的平均濃度超過歐盟標準的十倍,他們控制污染的壓力比我國當前更大,英國人在1956年通過了《清潔空氣法》。
 
  John Murlis:每一個煤礦都帶地上有洗煤的設施,在賣給用戶之前煤炭先要被洗干凈。
  在開放式的壁爐里燃燒煙煤是違法的,這就是壁爐。
 
  柴靜:您現在還用嗎?
  John Murlis:我們有時候用,這是無煙煤,是家庭燃料。
 
  解說:政府出前承擔家庭壁爐改造百分之七十的費用,但懲罰同樣嚴格,違反者可以處以一百英鎊罰款,甚至坐牢。
  嘉賓:(無煙區內)任何排放煤煙的設施都是被嚴令禁止的。
 
  John Murlis:治污監察員可以檢查店鋪,檢查是否在售賣違法的燃料。
  柴靜:這是南威爾士一座煤礦生產的最后一車煤,1983年,它在這個軌道上停下了。
 
  解說:煙霧事件發生后二十年中,石油替代了百分之二十以上的煤炭,天然氣替代了百分之三十以上的煤炭,煤炭在整個國家的能源結構中從百分之九十下降到百分之三十,而重工業占GDP的比例也下降了百分之十,很多煤礦和燃煤的工廠關閉。視頻片段:又一個倫敦的地標消失了。
 
  解說:這里曾經有上百萬人就業。
  柴靜:現在你們(礦工)怎么掙錢生活呢?
 
  John Murlis:得去再找其他的工作,我不是個有錢人,但我還不至于擔心沒錢付賬單,對我來說(礦工)就是一個工作而已。
  Ed Davey:一百多年前,我們英國有幾百萬礦工,現在只剩下幾萬人了,但我們的就業人數是歷史最高的,當一個產業正在被淘汰的時候,會有另外一個產業冉冉升起。
 
  解說:1960到1970,英國治污的前十年經濟并沒有倒退,GDP反而增加了一倍,之后十年中,英國進入油氣時代,他們的經濟總量翻了四倍。
  柴靜:英國是用更清潔的能源石油和天然氣尤其是天然氣來替代了煤炭,他們才取得了藍天和白云,很有趣的是這次我們在倫敦想要找到那些關于倫敦當年煤炭污染的資料的時候,做的最全、最充分、最權威的是這樣一份資料。
 
  它是來自于天然氣公司的制作,然后它的名字也很簡單,叫《罪惡的煙囪》,天然氣是靠著競爭迅速地推動了市場,把它的對手取代掉了,英國能源大臣告訴我說,你知道倫敦在剛開始改革的時候是什么樣一個經濟水平嗎?他說那時候人均GDP跟中國是一樣的,政府最重要的是不要去補貼那些已經要被時代淘汰掉的落后和污染還有虧損的產業,你要給新興的產業給它們公平競爭的機會,它們會帶給你驚喜,倫敦的經驗告訴我們,中國要從煤炭時代進入油氣時代,才能能夠得到更清潔的天空。
 
  現在世界平均的天然氣占能源結構的比例是很高的,大概百分之二十四,因為天然氣是相對清潔的能源,那中國是多少呢,我們只有百分之五,為什么我們這么低,從小到大我聽到的標準答案是這樣的,因為我們是一個煤多貧油少氣的國家,這是真的嗎?這是真的,但這完整嗎?我就寫信給國土部礦產資源儲備主心的重任,他給我回復了幾個數字。
 
  我們的天然氣探明是多少呢,百分之二十二,這意味著我們還有大量的天然氣埋藏在中國大地之下,黑暗不知名的深處,那我們的石油探明率是多少呢,百分之三十八,在每年探明的這些儲量當中比如說天然氣探明九千億立方米,但我們開采了多少呢,一千億立方米,有大量的資源我們知道它在哪兒,但卻沒有去開采,為什么會這樣,張大偉主任又給我回了一封信,也很簡單,也是幾個數字,他說拿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氣生產國美國來說,它們有六千三百家天然氣石油公司,我們有幾家呢,三家,其中百分之七十集中在一家手里,中石油,美國友一百六十間天然氣管道公司,我們(主體管道)有幾家呢?三家,其中百分之七十集中在一家手里,中石油,這是他給我的答案,如果我們開放這個市場的話,我們天然氣的產量(每年)可能翻一番,我們的探明儲量(每年)可以翻一番。
 
  范必:為什么遲遲地沒有進入油氣時代。
  李俊峰:我們為什么就不能多搞一點天然氣。
 
  丁焰:石化是一個沒有開放的行業。
  范必:中間每一個環節基本都是一個壟斷環節。
 
  李俊峰:壟斷是不可能創新的。
  丁焰:外界的人士處于滴水不進。
 
  李俊峰:就是一個獨生子,這個玩具都是他的,他可以玩得很膩他可以亂扔。
  丁焰:人家說什么你就聽著。
 
  草湘洪:油品經營還與安全有關系,弄的不好就出大事了。
  范必:看你怎么理解能源安全
 
  Edward Davey:好吧,能源安全是很重要,但新興的技術正在回答這一問題。
  李俊峰:只要有競爭了,他就會千方百計地創新去改變自己。
 
  Edward Davey:你也許有興趣知道負責整個倫敦電力分配的是一家中國公司。
  范必:我們要把能源價格降下來,你才會有競爭力。
 
  Edward Davey:我認為只有開放市場,才能分享智慧尋求創新,才能得到世上最好的東西。
  柴靜:中國的霧霾需要治理的話,最關鍵的是什么?
 
  范必:能源的體制改革。
  柴靜:做這次演講,我才第一次接觸到中國的能源問題,我有一個很粗淺的感受,中國的改革開放不是像我原來想的那樣像一個小鳥破殼的過程,一出來是一個完整的活潑潑的生命,它更像一個知了蛻殼的過程,一點一點一點從原有的殼里面蛻出來,而能源就是留在這個殼當中的最后一個部分,它一直被認為是事關這個國家的安全和經濟的安全,所以它一直不被當做是商品,它一直很難受到真正的市場經濟規律的支配。
 
  但這個殼本身也在付出代價,這是能源系統,這兩年的腐敗圖,它是一個腐敗高發的區域,能源局前局劉鐵男人再生接受庭審的時候說過一句話:

要想遏制高發的腐敗就要把本來應該屬于市場的權力還給市場。

所以2014年6月份的時候,我們中國的能源國家安全戰略已經明確能源是一種商品,我們要建構有效的市場結構和市場體系,而且要改變政府對能源的監管方式。

轉載需知:本頁內容為編輯手工碼字整理,轉載請注明來源,違者必究,謝謝配合。鏈接:http://www.ketai2007.com/wenan-231.html
上一篇:蒼穹之下 第六集:環保部去哪了?
下一篇:蒼穹之下 第八集:普通公民能做什么?
懶人圖庫
分享按鈕
国产亚洲美女在线视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