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文案迷,我們是一家專注于廣告文案、廣告詞、廣告語的網站。

蒼穹之下 第五集:油怎么了?

2017年02月22日   相關:汽車尾氣 環保 柴靜ChaiJing
    柴靜:中國用三十年的時間走完別人一百年走過的工業化的道路,所以我們煤的污染之上,還要再附加油的污染,那么我們的油怎么了,我們的油大部分燒在車上,我們的車在十年之間增加了將近一個億,光北京2010年一年我們增加的車是多少呢?八十萬。
 
  八十萬是什么概念?就是把所有這些車頭和尾這樣連起來,可以從北京排到深圳,然后再從深圳排回來,這是一年增加,造成的結果就是這樣,北京本地的污染源當中,最大的就來自機動車,還有一個城市出乎我的意料,某城市一年的霧霾日達到兩百天以上。
 
  你可以猜一下這是哪個城市,哪個?再看一次,青海,青島,杭州,說實話我跟你一樣吃驚,是因為我一直以為這叫山色空蒙雨亦奇,后來我就打電話問,杭州市環保局,他說是,因為它是全國人均機動車保有量最大的城市,平均兩個人一輛車。
 
  所以它的機動車污染要占到接近百分之四十,那車多就污染嗎?大家經常聽到的一個問題是,東京不是比北京車多么?我們怎么沒有看到這么嚴重的污染呢?北京市交通委給我的解釋是這樣的,東京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在坐軌道交通,他們只有不到百分之六的人在開車,北京有多少呢?北京百分之三十四的人開車,而且是在中心城區,基本這么堵著,一堵的時候一怠速,排放是兩倍以上,一剎車重金屬的排放會更多,所以在北京每天高峰期的時候,六環以內每個小時的PM2.5排放量是多少?一噸。
 
  北京人在五公里以內開車的有多少?將近一半,而且我們當中有百分之十二的人是在兩公里內開,我們有百分之七的人是在一公里以內開,一公里是什么概念?出門可能去趟超市,去趟菜市場的概念,難道就我們開車,也許有一小部分人是這樣,但不會這么多人都沒有理性吧。
 
  我們家有輛車,但有寶寶之后我們的約定是,除了老人、小孩、機場、醫院,我們基本不開,我先生每天要上班,然后他就騎自行車,騎自行車在我們家樓下是這樣騎的,只能這么騎,為什么呢?
  這是我們的自行車道,它基本上天天就被車這么壓著,北京五百多萬輛車,只有一半是有停車位的,但沒有一輛停在半空中所以它就壓在自行車道上,壓在人行道上,就這么開。
 
  當然全世界人性都差不多,不管的時候都這樣,我們看看倫敦,當年好像也這么停的,后來倫敦就裝了這個計時收費器,然后是這么停的,后來倫敦又提高了自己的停車費和擁堵費,然后車是這么停的,前兩天聽說深圳也這樣了,說收了高額的停飛費,然后深圳的同志們是這樣停的。
 
  五十年前東京也這樣,不是很容易的,所以他們用了很長的時間,才一輛一輛的把它清出去,這是對城市的精細化管理的一個考驗。
 
  車的人還會有另外一個疑問,就是這張照片,北京的夜里沒有車對嗎?那為什么污染也這么嚴重呢?它真的是車帶來的嗎?我也一直有這個困惑,一直到中科院提供給我這張圖表,在北京每一天在凌晨的時候,都會出現污染的峰值,而且是每天恒定出現永遠比當天下午的時候,有機碳的排放大概要高出兩倍,這到底是什么東西?
  我也想知道這個答案,我們就去了延慶。
 
  康莊收費站:停下,它不滿足四國的一個基本配置。
  柴靜:這個車不是國四的?
  司機:那怎么弄呀,剛買的新車,這是環保標。
 
  柴靜:這是今年的標。3.29是什么概念?
  收費站:超了,這是國一之前的。
 
  柴靜:那就是意味著沒有任何排放(設施)。
  收費站:沒有,基本上沒有排放控制措施。綠標。
 
  司機:(環保標是)國三的。
  柴靜:是哪兒核發的,河北省環保廳。
 
  司機:買的時候他說是國三的,咱又不懂這,對不對,咱只是買車啊。
  收費站:他是綠色通道的車,就是蛋、奶、油,這是城市保障系統,而且規定這個車是不處罰。
 
  李昆生:大面積造假,或者說說得更嚴重一點,全面造假,這是行業內的秘密,90%基本配置都不在。
  柴靜:那是個什么排放?
 
  李昆生:如果三萬輛車進城,那就相當于幾百萬輛車夜里還在跑。
  柴靜:沒有任何排放設施的時候,它的排放會是一個什么結果?只這一輛車,只一項顆粒物的排放,它就是國四車的五百倍,所以柴油車的比例也不算高,它跟散煤差不多,并不多,只占百分之十七,但是它的氮氧化物的排放,要占所有機動車的百分之七十,它的一次性顆粒物的排放,要占到多少呢?百分之九十九。
 
  還有更可怕的事情是,柴油車的尾氣排放出來的顆粒物,毒性遠比一般的大,多環芳烴是致癌物,但是,柴油車排放出來的是它的升級版,叫硝基多環芳烴,它的致癌性要高出一個量級,我在延慶的時候看到這些柴油車司機,他們本人就是這種柴油車尾氣最大的受害者,是癌癥的高危人群。
 
  而且去處罰他們顯得很不合情理,他花的是真金白銀自己的錢,他買的是有國家合法貼了,合格證的車,有什么理由去處罰他呢?如果要問責的話,首先應該問的是造假車企的負責人吧。
  柴靜:也是想請您說一下為什么會出現,生產的時候就沒有裝這個后處理裝置呢?
 
  嘉賓:有些出口的車,他還在出口那些非洲啊,其他地方還在裝,還在那個國一國二,歐一歐二歐零的都還有,一些非洲的。
  柴靜:但你這個車貼的是國四的標呀。
 
  嘉賓:那可能就是他們出口,比如說出口,賣的出口的。
  柴靜:你的意思是貼錯啦?
 
  嘉賓:造成這樣一種情況。
  柴靜:您的意思是貼錯啦?
 
  嘉賓:對啊,他有可能貼,貼它自己內部的東西,有人要啊,就賣了。
  柴靜:不知道非洲兄弟聽了什么感覺,企業一定會有自己的一個辯解和理由,但是我好奇的是,十幾年來,如果說這種全面造假,普遍造假都存在,而且監管部門知道的話,為什么不去處理他們呢?我們不是有法律嗎?我們不是有缺陷汽車產品召回的管理條例嗎?你這樣的產品是可以召回的呀,但是從2004年到現在,這個法律在這類車輛上用過多少次呢?一次都沒有,為什么?我得到的答案是這樣的。
 
  就只有當它處于危及人身和財產安全的不合理的危險的時候才能召回,人家說了,這個環保設施不裝跟安全有什么關系,又不會出人幸,所以就沒有召回的依據。
 
  那我們有沒有處罰它,讓它銷毀的權力呢?我們有,大氣防治法已經規定了,你既可以讓它停止違法行為,可以罰款,也可以讓它沒收銷毀,那2002年這條法律到現在以來,十幾年過去了,它用了幾次呢?一次都沒用,為什么呢?我得到的答案是這樣的,必須由依法行使監督管理權的部門來行使,每個人都說,我不知道這個部門是誰,那一共跟這個機動車管理(有關)的就這幾個部門,我就挨個問了一下,我先問了一下環境保護部。
 
  環保部說,聽說不是我,我又問了一下工信部,工信部說,絕對不是我,我又問了一下質檢總局,質檢總局說,應該是我們三個吧,也許他們的困惑有一定的理由,就是你這個法律怎么不說清楚到底誰管呢?那我只好問全國人大了,我又問的全國人大,他們給我的答案是這樣的,這條法律執法主體確實不明確。
 
  這在我們的立法當中是非常少見的情況,為什么偏偏在大氣法的53條當中,就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
  丁焰:當時我們問過,你大氣法為什么要這么寫?為什么不直接寫我們,人家說了,就是因為當時定這條的時候,很多部門反對,不能你環保管,但是最后這個法就過不去,過不去最后等于就用了一個模糊的寫法,就是叫有執法權的去做。
 
  柴靜:聽上去就是你們三家都查環保
  丁焰:但是實際上你還是沒管住啊,合格證全是真的,車型也全是真的,環保部門也發了那個綠標了,也是國四的,沒有一個部門去看那個車到底是什么?只有那個車是國一的。
  柴靜:你說你(環保部門)有執法權,也不會有人說有問題,那你就去執法。
 
  丁焰:環保部門肯定是有惰政的嫌疑,這個我承認,肯定是這樣,你也沒有再追。
  柴靜:那你們這些年來你們執法連點兒牙齒都沒有?
 
  丁焰:我現在都張不開嘴,我怕人看見我沒牙,環保尷尬不就尷尬在這兒嗎。
  柴靜:尷尬的不光是環保部門,車企也挺尷尬的,那個造假的老板后來就跟我說,如果環保部能夠去執法,去抓那些造假的車輛的話,我保證第二天就生產真的,否則的話我生產真的,別人生產假的,明天我就垮了,然后我就問丁焰,我說你覺得人家說的合理嗎?他說合理,不執法的結果就是逼別人作假。
 
  車企還有一個說法,說我們國四的標準早就已經確定讓大家上新車,但是國四的油遲遲不供,而且供上來的油品質也不高,我們就在延慶的時候隨即抽查了這輛柴油車,這是在北京加的柴油,已經是非常好的,全國最高的水平了,但是它的柴油測出來之后,它(的硫含量)是歐盟和日本包括美國的二十五倍,這樣的一個柴油品質,那我們的汽油是什么品質呢?
 
  這是環科院發給我的一張表,這張表我每次看到都很痛苦,因為完全看不懂,還好他們給了我一個結論,就是這代表我們國家的油品,長期比發達國家低兩到三個等級,只要提高一個等級的話,我們排放可以減少百分之十,我們看上去有好油,我們就國四以及以上的油,但是這部分油只占百分之三的比例,這就是杭州的痛苦,杭州有錢,想買好油,但是2013年之前就是沒有,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你只能燒國三的油。
 
  即使在北京,看上去我們的硫含量跟歐洲已經接軌了,跟美國已經接軌了,但是你在看看下面這四項,咱們都看不懂的數據,但是里面深埋著一些危險,要么它們就是增加大氣的氧化型,形成顆粒物,要么就是增加毒性,最后一項蒸氣壓,它增加的是汽油蒸發出來到空中的強度,我原來想蒸發能蒸發多少,后來環科院的專家跟我說,你看看這段視頻吧,這是用紅外線拍攝的,加油站如果不加這個油氣回收裝置的話,它蒸發出來的量是這么大,每一升大概要蒸發出1.5克,到大氣空中帶,而且我們平常開車的油箱,也會自己蒸發出來。
 
  它蒸發強度大到什么程度?就是在北京,我們光蒸發出來的碳氫化合物,就比汽車尾氣">汽車尾氣排放出來的還要多。
 
  而這一項物質是PM2.5的重要原料,那為什么我們不趕緊把油品弄的干凈一點呢?石化行業的回答是這樣的,因為國家標準不夠高,這個說法看上去是合理的,你沒有理由去要求企業生產比國家標準更高的油,對吧,那我們就去問,環保部,環科院,參與制定油品標準的人,你為什么不把標準定高一點呢,他給我的答案是這樣的。
 
  岳欣:這個小標委(石油燃料和潤滑劑分技術委員會)呢,就是絕大部分,大部分吧,還是這個石化行業的人,大概是百分之六十七左右,大標委( 全國石油產品和潤滑劑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更多,大標委幾乎我記得好像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石化行業的人,標委會的秘書處也在石化行業那兒。
 
  柴靜:那這個標委會的委員會主任。
  岳欣:也是石化行業的委員。
 
  柴靜:我曾經還以為你們可能能有一票否決權呢。
  岳欣:照說應該,是吧,環保嘛。
 
  柴靜:岳欣這個苦笑實在是給我的印象太深了,他說我唯一能體現我存在感的就是進門的時候在簽到本上寫我名的時候,因為以前我連個投票權都沒有,他說他們也會極力地想要推動這個油品的升級,但是石化行業往往的解釋是這樣的,我們國家的是很大一部分從中東進口來,對嗎,然后比如說伊朗的油很多是重硫油,在德黑蘭,他們自己也承受著這種油品質量不好帶來的困擾,霧霾很大,但他們的問題是他們沒有升級的工藝,可是中國的企業是不缺這個技術的,雙方的分歧在哪兒呢,就在錢上,國Ⅲ升國IV的時候,環保部說一升(漲)七分錢就夠了,石化行業說那不行,得五毛錢,我說那你們雙方就攤開成本算一算嘛到底是多少錢,很簡單的事情,他又苦笑了一下,說別說是我了,你去問問發改委財政部你看他們能知道嗎。
 
  國家發展改革委某官員:控制不了,比如說你是獨生子,你這個小孩要學壞,你做母親的有甚么太大辦法,只能全心全意打一頓唄,別天天打啊,人家有十個孩子也不會調皮搗蛋的對吧。
  柴靜:他們在你們面前。
 
  國家發展改革委某官員:人家根本不搭理我們,他副部級單位,你拿什么招啊,他搭理你啊,你價格司今年不漲價明年逼上門來,你漲不漲,不漲我斷供了,就這話。
  柴靜:我不知道環保部和發改委說的這些話是不是真實,有沒有依據,所以我需要查證,我就向我們國家的石油標準委員會主任和中國石化集團前總工程師曹湘洪先生提出想見面跟他聊一聊問幾個問題的想法,然后他同意了。
 
  柴靜:如果是石化行業的人占多數的話,有可能會損害到了大眾的一些公共利益。
  曹湘洪:組織石油產品標準的制定不應該找一個不懂煉油企業的人。
 
  柴靜:環保部門的人不懂嗎?
  曹湘洪:環保部門我認為他不懂。
 
  柴靜:如果標準是你定,然后升級的時候你又說升不了,然后到了期限你又供不了油,然后你可能會說出很多原因,但人們就不信任你們了。
  曹湘洪:但是中石化不牽頭來起草,誰有能力來起草這個東西。
 
  柴靜:比如像有的國家,第一它的環保部門有懂行業的人。
  曹湘洪:對。
 
  柴靜:第二他在提交這個草案之前,他就會跟石油行業的人有充分的接觸了解溝通博弈,到最后的時候他的健康報告他的經濟報告全部都提供給委員會,然后通過公開的一個程序讓大家來做研判,而且都有彼此發言彼此辯論的機會,如果是這樣的方式,您覺得是可以考慮接受嗎?
  曹湘洪:可以接受啊,我早就想卸任這個標準化委員會主任了。
 
  柴靜:真的嗎?
  曹湘洪:真的,外面人就說你拐向中石化,中石化就說你吃里扒外,里外不落好。
 
  柴靜:你們能不能把自己不管是投入還是升級的所有成本能夠公示?
  曹湘洪:現在社會上自然地對中石化中石油這樣的企業有一種不信任感。
 
  柴靜:您認為這種不信任。
  曹湘洪:我們很多人不講辯證法,只要是優缺點就把你無限放大,越描越黑,還不如不說。
 
  柴靜:大家會想說為什么我們不把標準提高一些,用它來倒逼油品的升級呢?
  曹湘洪:萬一出現了因為斷供引起的社會不穩定,社會動蕩了。
 
  柴靜:那有沒有可能把成品油市場干脆徹底放開?這樣不就不存在斷供的可能了嗎?
  曹湘洪:弄的不好就出大事了,不是阿貓阿狗誰都可以來搞經營的。
 
  柴靜:那他肯定會想著為什么中石化、中石油掙錢呢,大家也都可以掙錢。
  曹湘洪:是大家都可以賺錢,所以我同意深化改革,逐步放開,如果國家要決定要說是推動這樣的改革,那你國家去研究去吧,可能會有什么樣的風險。
 
  柴靜:大家會覺得說現在你中石化已經是世界500強之一了,剛剛公布的是去年的營業收入是2萬億,是一個如此龐大的一個國有企業了,那么為什么不能夠在這個關于環境問題上能夠更多的承擔起自己的社會責任呢?
  曹湘洪:中石化是大,就像一個人很胖,但是虛胖。
 
  柴靜:全世界的石油企業都會去盡量維護自己的行業利益,這是一個公司的天性,這無可厚非,我們很想知道說其他國家到底是誰在制訂這個標準,這是我們目前為止查到的結論,澳大利亞、韓國、日本、墨西哥、加拿大基本都是環境部在主導標準,即使歐盟這樣的歐洲標準委員會來定的時候它會有行業協會的聲音,但是也沒有出現過由石化行業來主導標準制定的情況。
 
  那為什么在我國國家車用燃油質量標準是由石化行業主導的呢?一個國家的選擇有它的歷史原因,上世紀六十年代,我國石油處于極度緊缺狀態,長安街上的公交車需要頭頂一個煤氣包行駛,遠未到考慮燃油環保指標的時候,環保部門也未成立,所以標準的制定是由當時石油部下屬的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負責,1983年,國家機構改革石油部撤銷,石科院劃歸為中石化下屬,國家部委制定標準的職能也就此交給了企業,2005年,第一屆國家石化標委會成立時,石化行業自然形成主導局面,十年來,中國同時需要解決油品質量和數量的雙重增長,量級世所罕見,兩大挑戰并存。
 
  隨著經濟發展,環境保護被重視,公眾對于車用燃油質量的升級期待升高,標委會內部也隨之發生變化,隨著石化行業仍然保持一半以上的優勢比例,但是非石化行業人數兩年內已經有所增加,并增加了投票設置,任何一個國家的油品標準制定最終都來自于它對環保和經濟最佳平衡點的選擇,中國石標委未來的變化也將取決于此。
 
  在中國,除了我們的油品標準低之外,我們還有另外一個在我出發之前遠遠沒有想到的問題,就是我們有一半的油是完全失控,全球十大港口現在有七個在中國,遠洋貨輪帶來的污染之大,在靠近海岸線四百米的地方,它排放的污染相當于五十萬輛大卡車,所以在深圳百分之六十的二氧化硫是來自輪船的,也許你不在港口邊上,但你生活在河流的邊上,中國二十多萬艘這樣的船,它們用的都是最差最差的那種重油,污染到什么程度,有的碼頭上你可以用手把黑炭一粒一粒地撿起來,也有可能你會生活在機場的邊上,飛機一起飛,一噸煤油沒有了,一落地一噸煤油沒有了,所以(廣州)白云機場(每天)排污量相當于六十萬輛出租車的同時排放。
 
  也許你既不生活在港口邊上也不生活在河的邊上也不生活在機場的邊上,但是你一定遇到過這些車,這些是工程的施工車輛,有一次我在河北看到它們的時候,我以為前面失火了,繞到前面一看,是它在排放黑煙,我們就跟著它進入了其中一個村莊,看到村莊門口是這樣的,這個小房間里面是村里人在這兒打麻將、賣彩票,還賣柴油和煤泥,我不知道這些柴油從什么地方來,當時我們跟環保部一起,環保部門的人就說那這樣,我們去查一下看看吧,他們就現成買了一個柴油壺,然后就進了最近的一家民營加油站,我是最后一個下車的,那么等我下去的時候我發現他的證已經被老板奪走了。
 
  這老板說完這句話之后我們每個人都默默無語,然后就拎著柴油壺就都散了,他說得太狠了,從煤到油一項一項下來,煤和油的消耗都這么大,我們的品質相對低劣,我們缺少清潔,我們還在排放的時候缺乏控制,我一直想知道為什么,一直到這個老板這句話我覺得他莫名其妙地道出了某種事物的本質。
 
  嘉賓:洗煤不到一半,我們沒有這個約束,我們沒有這個標準,沒有這個國家規定。
  嘉賓:河北的鋼鐵是到什么程度,已經到了你取締不了的程度。
 
  嘉賓:對,這車是不處罰。
  柴靜:14年的時間了,這個處罰就沒用過?
 
  嘉賓:沒用過。
  岳欣: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石化行業的人。
 
  曹湘洪:環保部門我認為他不懂。
  嘉賓:環保尷尬不就尷尬在這,我現在都張不開嘴,怕人家看見我沒牙。
 
  柴靜:環保部門有這個義務權力。
  老板:你有義務,你有義務沒這個權力。

轉載需知:本頁內容為編輯手工碼字整理,轉載請注明來源,違者必究,謝謝配合。鏈接:http://www.ketai2007.com/wenan-229.html
上一篇:蒼穹之下 第四集:煤怎么了?
下一篇:蒼穹之下 第六集:環保部去哪了?
懶人圖庫
分享按鈕
国产亚洲美女在线视频视频